您现在的位置是:仙都门户网站>社会>大学新社交平台“表白墙”崛起 偷拍照引发隐私问题

大学新社交平台“表白墙”崛起 偷拍照引发隐私问题

作者:匿名 时间:2019-10-30 16:12:21 阅读量:1245

“墙!我想承认,我昨天在食堂遇到的一个女孩,穿着黑色衬衫和牛仔裤,想认识她。”"墙对墙,我想问明天早上是否有人会从学校拼车到机场?"

"在家依靠父母,在学校依靠忏悔墙."表达之墙何超是湖南大学的大三学生,他不是学校里真正的墙,而是一个叫做“表达之墙”的qq应用程序。将墙的操作者添加为qq好友后,该大学的学生可以向其发送消息。看完新闻后,“表达之墙”的操作者可以制作截图并发布到动态空间,实现表达、交友和与学生分享的情感和社会功能。它还可以解决生活问题,如失物招领、汽车共享和寻书。

《中国青年报》和中国青年网的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许多学校拥有数万名粉丝和数千万名访客。为什么注重情感和社会功能的表达墙会在大学校园里流行起来?

表示墙上的“海底”已经成为校园里的一个场景。

对于许多95后和00后的人来说,微信是用来支付的,而qq是他们聊天和社交的主要场所。

今年5月,腾讯qq发布了《00: 2019 00后用户社会行为报告》。报告显示,一半的qq成员在00以后。表情墙的出现也是一个依赖qq空间的应用。

学生可以自己注册白墙账号。当我们学校的学生作为好朋友添加账号后,发送的信息将会在表达墙的空间动态中发布,供学生观看和讨论。

张林是广西大学自白墙账户的操作者和创始人,该账户与西大自白墙账户相似。2015年,刚刚开始上大学的张林和他的同学们在西大建起了一堵忏悔墙。一开始,他和一位女同学共同操作了忏悔墙的账号。因为知道账号的人不多,而且他们一天也收不到任何捐款,所以他们主动向同学推广和宣传。

当时,张林的同学林轩遇到了感情上的麻烦。上校选课程时,她爱上了一个男孩。她偷偷给男孩拍了一张照片,但没有勇气问他如何联系他。

张林知道后,他鼓励林轩为忏悔墙捐款。经过一番挣扎,她决定匿名尝试,“沃尔,我想问这个男孩是否有女朋友,如果没有,我们能见个面吗?”这篇文章贴在忏悔墙旁边的空白处,但很快被她喜欢的男孩看到了。两人交换了联系信息。

后来,林轩经常给忏悔墙投稿,讲述她和男朋友恋爱过程中甜蜜的小事情。

随着越来越多的这种提交,参观展览墙的人数每天从几十人增加到几千人。许多学生都有美好的愿望,希望有一天能在墙上看到他们的故事。越来越多的人喜欢吃甜瓜,在这里看别人的爱情经历。

据广西师范大学自白墙的操作者郑融说,一些大学生渴望付帐单,但他们通常太想家而不能参加俱乐部活动。表达墙的匿名性避免了现实中接触可能带来的一系列尴尬。面对网络的“墙”,对对象的搜索不仅带来新鲜,而且保持神秘。如果聊天感觉不合适,交流就不会尴尬。"这比现实中询问联系信息的成本要低得多."

"比起微博,我更愿意为学校忏悔墙捐款."广西大学二年级学生徐文秀说,她在微博或微信上分享了自己的想法,因为她会因为朋友和亲戚的关注而选择性地分享快乐和美好的事物。忏悔墙的使用者都是同龄的大学生。评论区的讨论基本上是合理的。它不会出现一些令人困惑的消息,如微博或微信朋友。每当有麻烦时,她的父母都会紧张地打电话来表达他们的担忧。她可以很容易地在这里吐露自己的想法。对大学生来说,忏悔墙更像是同年龄、生活环境和生活方式的人组成的封闭的社交圈。

越来越普遍的忏悔之墙

采访中,记者发现许多大学的“自白墙”账户一直保持着很高的人气:广西大学的“自白墙”拥有23000名粉丝和2000万名访客。杭州电子科技大学拥有2万名粉丝和3437万名访客。山西大学的自白墙有1271万游客。

除了充分发挥学生间情感交流的“树洞”功能外,随着用户数量的增加,自白墙账户每天会收到数百条信息。有些人谈论他们的困难,有些人寻求帮助,有些人学会交流。除了表达爱,这堵墙变得越来越多用途。

在操作自白墙的过程中,张林发现没有多少人每天想表达自己的感受,而他每天收到的最多的是各种各样的帮助信息。张林认为忏悔墙是一个小圆圈。每个人都是同一所大学的学生。他们遇到的问题有些相似之处。因此,当他们遇到帮助时,他们会在评论区热情地回答。

广西大学二年级学生何宇曾经在学校丢了一个钱包,里面有他的身份证和一些现金。正当他准备向告解墙发送信息寻找丢失的财产时,他看到有人在告解墙的提交文件中找到了他的钱包,寻找失主并留下了联系信息。从丢失钱包到找回钱包,何宇花了不到半天的时间。

“表达式墙实际上是帖子栏的更新版本。在标杆几乎退出校园社交圈后,表达墙取代标杆,提供学生关心的校园信息服务。广西大学大三学生何佳说。至于表达墙变得流行的原因,“可能是最初流行的校园社交平台如帖子和论坛并没有落后,观众都搬到了qq空间的表达墙。”何佳分析道。

除了简单地向qq空间发送学生的贡献外,墙壁运营商还将尽力解决学生遇到的各种问题。

山西大学职业墙负责人林挺曾收到该校一名女学生的信息,称她有死于抑郁症的倾向。在看到女孩寄来的医疗证明和处方表以确保不是恶作剧后,林挺立即联系了区警察,并在警察的帮助下找到了女孩以确保她的安全。

2018年,为了在校庆前完成学校改造工程,张林的学校一天24小时都在建设中。由于噪音很大,许多学生晚上睡觉时经常被吵醒。张林接到一些投诉后,向学校团委老师反映了情况,学校相应调整了施工时间。

张林认为,与学校的官方微博和微信公众号相比,自白墙的运营商更加脚踏实地,更容易沟通,因为他们是没有特殊职位的普通大学生。如果忏悔墙的操作者善于处理学校和社会资源,这个平台就能在引导舆论和解决社会问题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

坦白的坦白模糊了公共事务和私人事务的界限。

随着表达墙在校园的普及和使用人数的增加,一些大学也看到虚假信息在表达墙周围飞舞。山西太原网警曾接到老师和学生的报告,说墙上有交友骗局。在受到太原市网络警察的警告之前,山西的高校透露,长城联盟在没有经过严格审查的情况下就发送了交友稿件,这也为校外人员打着校友的幌子欺骗学生提供了空间。

为了消除隐患,现在在朋友的提交中,山西大学自白墙的操作者将要求对方出具学生证或毕业证的照片进行检查,“这样我们至少可以保证对方来自我们学校。”林挺说,但是除此之外,他们也没有更好的预防措施。

此外,由于偷拍照片而导致的肖像权侵犯也经常发生在情感表达的提交上。

忏悔墙的操作者王波遇到了这样的事情。有一次,他收到一份呈件,上面是一个漂亮女孩的照片,上面写着“墙,我想问这个女孩的联系方式,匿名”。他不假思索地发布了信息。

很快,这篇文章受到了许多人的赞扬和评论。一些人留言说“很漂亮”和“询问联系方式”,而另一些人评论说“我认为这很正常”等等。

几天后,女孩找到了王波:“你能删除我的照片吗?”她说她在看到帖子和评论后感到非常不舒服。结果,当其他人在路上看着她时,她觉得好像有人在监视和窥视她。

经历了这一事件后,王波意识到网络已经使原本已经很小的学校变小了,一个人的所有信息都可以在几个转发的时间内找到:系、专业和班级。互联网的便利模糊了公共事务和私人事务的界限。感觉美女和帅哥的偷拍照片只是“每个人对美的热爱”,但是没有人考虑被拍人的意见。之后,他决定不发表任何带有照片的搜索帖子。

广西师范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刘训志表示,网络侵权经常发生在日常生活中。《国家民法通则》第111条明确规定,公民的个人信息受法律保护。他认为,未经他人同意泄露他人信息将侵犯信息所有者的合法权益。如果披露他人信息的方式需要合法,则不能以偷拍照片或记录的形式进行,也不能非法收集和使用。此外,如果平台未经严格审查和批准就发布其稿件,平台将承担连带责任,如果被起诉,平台和偷拍者将被视为共同被告。

刘迅志认为,在这种情况下,被偷拍的人应该首先与被偷拍的人协商或发布信息,并要求对方停止侵权,删除贴出的帖子或照片以消除影响。如果造成损失,可以要求对方赔偿损失。如果协商不成,你可以向有关部门投诉,也可以直接向法院提起诉讼。

(应受访者的要求,本文中所有的大学生都是假名)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杨颉实习生钟严昆来源:中国青年报(2019年9月23日,05版)